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地飞歌

脚踏实地做回自我,宁静致远歌唱生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氤氲在槐花香里  

2014-04-19 21:52:14|  分类: 故乡梦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【原创】氤氲在槐花香里 - 大地飞歌 - 大地飞歌

 

车子拐上山区公路时,一阵浓郁的槐花香味儿扑鼻而来,不由放慢了车速。透过打开的车窗,路两旁山地里一树树盛开的槐花掠过我的眼眸。那雪白浓密的花儿与翠绿欲滴的叶儿相互映衬,在微凉的山风中摇曳着,摇出阵阵沁人肺腑的甜香,漫溢在山路上。

没想到今年山区的槐花开得如此早,竟在四月与之相遇。

我受槐花情结驱使,下了大公路,沿着一条小路,到了一个村子边。这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庄,家家院落内外几乎都有几棵大槐树。满树繁花,给古老的村落笼上了一层圣洁,整个村子都氤氲着浓香。

我在村边张望,想寻一棵能够得着的矮树,捋一点儿槐花带回家。虽然每到槐花飘香时节,菜市场上都有卖槐花的,可还是喜欢捋槐花时的那种感觉。仰首看看高大的树冠,黢黑虬曲的枝上,挂满串串白色的花,透过枝叶间的缝隙,云在天上游走,我摇摇头,太高了。

捋槐花成了不可及的事,有些遗憾。踱到一个树枝编成的院门前,门边那棵老槐吸引了我。粗大的树干,爆裂的树皮,交错的枝桠,聚集在高高枝头上的簇簇槐花,带着沧桑又泛着生机,简直就是一幅绝美的画。我惊喜地取出相机,对准了这棵树——吃不到槐花,就留下这晚春的影子。一边想,一边开始忘情地找着自以为最佳的拍摄角度。

“你喜欢槐花?”正聚精会神拍照,突然听到身后有人轻轻问话。我猛回头,一个老人正笑眯眯看着我,瞅着相机。我点点头,对她笑笑。她说:“这棵树三十多年了,前些年死了一次,可来春又发了芽。”她说着,走到我跟前,想看看照的相。我把卡片机凑在她眼前,她眯缝着眼仔细瞅,脸色异常兴奋。【原创】氤氲在槐花香里 - 大地飞歌 - 大地飞歌

“你喜欢吃槐花吗?”她看着影像,试探样地问。我“嗯”一声,又点点头,告诉她,树太高了。她仰起脸,说家里有杆子,也有梯子,喜欢吃就钩一些下来。这次没等回答,她转身去挪开了那个树枝编成的大门,搬出了一个粗制的小梯子,倚在树干上,又进门扛出一根绑着钩子的高杆来。她停了停,再次进门,搬来一个盆子,提了两个小马扎。“捋在盆子里,再装袋子。”她说。

我惊喜。

一串串槐花被钩下来了,股股清香飘然而至,层层荡开。老人一边说着话,一边帮着把槐花捋到盆子里。她很健谈,说一个儿子开驾校,一个儿子在临沂做钢铁买卖,都不常回来,老伴前些年去世,家里就她自己。她在这个院子里养了好多鸡,还养了奶羊,卖鸡蛋和羊奶的钱就足够平时花销,不用孩子们操心。她还说,这里很少有人来,年轻人也大都出去挣钱了。老人好像积攒了满肚子的话,急于向人倾诉一样,不停地说着。她拿起两支槐花,露出笑脸,说给她拍个照。我欣然应允。看着她的高兴样儿,我的心中也漾起一股幸福。

我坐下来,和她一起捋花闲谈。很快,盆子满了。她急切地让我再坐会儿,我答应她,又静听她说了一会儿话,她依然恋恋不舍。我告诉她,以后有机会一定会再来的。老人撑着袋子,把一大盆槐花全部装进去。她用祥和的眼神看着我,嘱咐回家冻起一些来,留着慢慢吃。看着淳朴的老人,听着她可亲的话语,我心中突然涌起一丝淡淡的酸涩。

父亲在时,每到槐花开放,他也会捋大包小包的槐花,让我带回城里,嘱咐分一些给邻居,剩下的冻起来,留着慢慢吃。好喜欢那时捋槐花的感觉:听着父亲总也说不完的家常话,还有那不厌其烦的叮咛嘱咐;看着父亲抬头、伸杆、弯腰、退步,一串串槐花飘然而下,散发着浓浓槐香。可如今,即使槐花开得再盛,也听不到父亲的唠叨了。今天,偶遇这位老人,竟然又听到了那久违的嘱咐,让我感受到了家的味道儿。想到父亲,我突然明白,眼前这老人的絮絮不止,何止是单纯的淳朴好客,那是一种亲情的交融渴盼!

 离开村子的时候,老人抬手再见,她向前走了几步,大声说:“再来啊!”我使劲点点头,向她挥手告别。

 一路上,我都被浓香浸润着,思绪再次飘飞在这槐花飘香的季节。

 

【原创】氤氲在槐花香里 - 大地飞歌 - 大地飞歌

 

 此文根据悠悠老师的指导意见做了修改,附原文如下以便自己对比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氤氲在槐花香里(原文)

 

 车子拐上山区公路时,一阵浓郁的槐花香味儿扑鼻而来,不由放慢了车速。透过打开的车窗,路两旁山地里一树树盛开的槐花掠过我的眼眸。那雪白浓密的花儿与翠绿欲滴的叶儿相互映衬,在微凉的山风中摇曳,摇出阵阵沁人肺腑的甜香。

 没想到今年山区的槐花开得如此早,竟在四月与之相遇。

 我受槐花情结驱使,下了大公路,沿着一条小路,到了一个村子边。这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庄,家家院落内外几乎都有几棵大槐树。满树繁花,给古老的村落笼上了一层圣洁,整个村子都氤氲着浓香。

 我在村边张望,想寻一棵能够得着的矮树,捋一点儿槐花带回家。虽然每到槐花飘香时节,菜市场上都有卖槐花的,可我很喜欢捋槐花时的那种感觉。我仰首看看高大的树冠,黢黑虬曲的枝上,挂满串串白色的花,透过枝叶间的缝隙,云在天上游走。我摇摇头,太高了。

 捋槐花成了不可及的事,有些遗憾。我踱到一个树枝编成的院门前,门边那棵老槐吸引了我。粗大的树干,爆裂的树皮,交错的枝桠,聚集在高高枝头上的簇簇槐花,带着沧桑又泛着生机,简直就是一幅绝美的画。我惊喜地取出相机,对准了这棵树——吃不到槐花,就留下这晚春的影子。我一边想,一边忘情地找着自以为最佳的角度。

“你喜欢槐花?”我正聚精会神拍照,突然身后有人轻轻问话。我回头,一个老人正笑眯眯看着我,瞅着我手中的相机。我点点头,对她笑笑。她说:“这棵树三十多年了,前些年死了一次,可来春又发了芽。”她说着,走到我跟前,想看看我照的相。我把卡片机凑在她眼前,她眯缝着眼仔细瞅,脸色异常兴奋。

“你喜欢吃槐花吗?”她看着影像,试探样问我。我“嗯”一声,又点点头,告诉她,树太高了。她仰起脸,说家里有杆子,也有梯子,喜欢吃就钩一些下来。这次没等我回答,她转身去挪开了那个树枝编成的大门,搬出了一个粗制的小梯子,倚在树干上,又进门扛出一根绑着钩子的高杆来。她停了停,再次进门,搬来一个盆子,提了两个小马扎。“捋在盆子里,再装袋子。”她说。

 我惊喜。

 一串串槐花被钩下来了,股股清香飘然而至,层层荡开。老人一边说着话,一边帮着把槐花捋到盆子里。她很健谈,告诉我,一个儿子开驾校,一个儿子在临沂做钢铁买卖,她自己在家养了好多鸡,还养了奶羊,卖鸡蛋和羊奶的钱就足够自己平时花销,不用孩子们操心。她还说,这里很少有人来,年轻人也大都出去挣钱了。老人好像积攒了满肚子的话,急于向人倾诉一样,不停地说着。她拿起两支槐花,露出笑脸,让我给她拍照。我欣然应允。看着她的高兴样儿,我心中也漾起一股幸福。
   我坐下来,和她一起捋花闲谈。很快,盆子满了。她急切地让我再坐会儿,我答应她,又静听她说了一会儿话,她依然恋恋不舍。我告诉她,以后有机会一定会再来的。老人帮我撑着袋子,把一大盆槐花全部装进去。她用祥和的眼神看着我,嘱咐回家冻起一些来,留着慢慢吃。看着淳朴的老人,听着她可亲的话语,我心中突然涌起一丝淡淡的酸涩。

 父亲在时,每到槐花开放,他都会捋大包小包的槐花,让我带回城里,嘱咐我分一些给邻居,剩下的冻起来,留着慢慢吃。可如今,即使槐花开得再盛,我也听不到父亲的嘱咐了。今天,偶遇这位老人,竟让我听到了那句久违的话语……

离开村子的时候,老人抬手再见,她向前走了几步,大声说:“再来啊!”我使劲点点头,向她挥手告别。

一路上,我都被浓郁的槐花香浸润着,思绪再次飘飞在这个槐花飘香的日子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0)| 评论(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