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地飞歌

脚踏实地做回自我,宁静致远歌唱生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故乡那缕炊烟  

2017-01-26 14:03:59|  分类: 故乡梦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轻轻的河水。摆尾的鱼。

     摇曳的水草。翠绿的竹。

     卵石。细沙。芦花。野鸭。

     沙滩上的脚印。高远了的天空。晨曦。晚霞。

     ……

 心灵底片上的故乡画面,清新,净洁,永远流动在生命的血脉。在离开家乡的日子里,那些画面渐渐浓缩,凝为一串欢快而简洁的意象,烙进心底,成为我的家乡印记。

清晨,炊烟升起,丝丝缕缕,袅袅娜娜,萦回在人家屋顶,轻歌慢吟般唤醒新的一天。朝阳,便慢慢爬上东山,羞赧地露出脸庞。瞬间,东方天空,灿烂辉煌,内心顿感与自然对视的美好和惬意。傍晚,夕阳染红天际,炊烟又起,轻轻柔柔,缭绕于小村上空。故乡那缕缕炊烟,系着家的暖,亲人的情, 应和着老人呼唤孩童“回家吃饭”的悠长吆喝声。小村氤氲着诗意,笼罩着温情。我的童年、少年,就是在这缕缕炊烟萦绕下,轻盈走过。炊烟,成为我心中的家乡图腾。

想家的时候,所有这些家乡符号便跳鱼儿一般,纷纷涌现在眼际,跃动在心头,激起心海朵朵浪花层层涟漪。

是谁,吞噬了家乡天空的蔚蓝,吞没了小河的清澈,灭绝了嬉游的鱼虾,消匿了鸟鸣声?!是谁,无情啮噬着我的记忆,蚕食着我心中最美好的意象?

几十根烟囱林立在小河的对岸。正是红日初升时分,黑烟肆无忌惮地窜出烟囱口,像摇头摆尾呲牙咧嘴的猛兽,风一吹,弥散成大片黑云,肆虐地将初阳挤兑在黑云的缝隙。旭日,像个哭花了脸的娃娃,被残虐扭曲着。

弟弟站在家门口,面向东方。良久,指着那群烟囱,告诉我:“东北方向那几根,是消毒剂厂;东南方那是炭黑厂、造纸厂、焦化厂……”我分不清他具体所指,只感觉眼前群魔乱舞,在啮咬我的视觉神经和痛感神经。前几年,临县新城搬迁到小河对岸,说是城区搬迁,其实是把所有可能对城区造成污染的工厂从老城迁出,迁到了与我们村子隔河相望的山坡前。突然间,与村子面对面的不再是青山绿水,而是这些代表一个县市经济高速发展的标志——黑烟囱!经济越来越好,烟囱越来越多,黑云越来越厚。那些高唱经济腾飞凯歌的人,那些高擎城区环境治理功劳簿的人,谁人会想,隔岸小村,正在被虐。经济发展之刃,痛切着人性脐带,割断了人本之根。GDP数字之下,是否该加上受虐者数量一栏?!生态文明建设关系到百姓福祉,是福荫子孙万代的善行,是民族的百年大计千年大计。工业滥发展致使生态严重失衡,让绿水青山成为一个渐渐远去的梦,也让“宁要绿水青山,不要金山银山”成为口号,成为空谈。

父亲生前曾想把东山变作片片枣林。可他哪知道,单凭他的梦想、有限的生命与一把剪枝刀,如何改变得了东山的悲苦命运!

天黑了,水污了,东山在哭泣。

“常常有种难闻的味儿,没人管啊!这几年,村子里长怪病的多了。哎!”弟弟叹息一声。他那凝重的表情,镌刻着无奈,又何尝不是对渐渐逝去的绿水青山和无辜生命的凭吊!

昔日,当春天乘着东南风悄然到来的时候,年少的我们,会拖曳着八卦风筝,在村子与小河之间那片返青的麦田里,跑啊跑啊,风筝便飞起来了。风筝放飞了我们的心情,放飞了我们的精神,把我们的梦想拽上了蔚蓝的天空,也牵走了我们年少的记忆。那时的我们,喜欢春来,也不惧冬到。东北风,西北风,咂着冰凌,踩着雪地,聆听雪落声。

而此时,家乡黑烟,比霾更浓、更重、更凶。无论东南风,还是东北风,都令人颤栗,惊悚。春夏秋冬,那小山,那小河,那小村,都笼罩在黑云中。炊烟袅袅,氤氲亲情的日子真的远去了,继之而来的,是这黑魔。它无情涂抹着我心中的家乡印记,撕裂了心底的家乡图腾。

“我思恋故乡的炊烟,还有小路上赶集的牛车……”这曾唱响在心底的旋律,是那么亲切,可又觉越来越遥远。乡村,炊烟,远陌,青山……像挣断线的风筝,乘风远去,渐渐在视野中杳无。当一种美好成了记忆与怀念,心底滋生出的是深深的思恋,是痛,是悲哀。

炊烟之殇,让我近乡情怯。

 

同题异构习作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故乡那缕炊烟

 

“我思恋故乡的炊烟,还有小路上赶集的牛车……”这唱响在心底的旋律,是那么熟悉,那么亲切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清晨,炊烟升起,丝丝缕缕,袅袅娜娜,萦回在人家屋顶,轻歌慢舞般唤醒新的一天。朝阳,便慢慢爬上东山,羞赧地露出脸庞。瞬间,东方天空,灿烂辉煌,内心顿感与自然对视的美好和惬意。傍晚,夕阳染红天际,炊烟又起,轻轻柔柔,缭绕于小村上空。故乡那缕缕炊烟,系着家的暖,亲人的情, 应和着老人呼唤孩童“回家吃饭”的悠长吆喝声。小村氤氲着诗意,笼罩着温情。我的童年、少年,就是在这缕缕炊烟萦绕下,轻盈走过。炊烟,成为我心中的家乡图腾。

炊烟,小河,青山,远陌,牛车……心灵底片上所有的故乡画面,在生命的血脉中流动着,清新,净洁。离开家乡的日子里,那些画面渐渐浓缩,凝为一串欢快而简洁的意象,烙进心底,成为我的家乡印记。

想家的时候,所有这些家乡符号便跳鱼儿一般,纷纷涌现在眼际,跃动在心头,激起心海朵朵浪花层层涟漪。

是谁,吞噬了家乡天空的蔚蓝,吞没了小河的清澈,灭绝了嬉游的鱼虾,消匿了鸟鸣声?!是谁,无情啮噬着我的记忆,蚕食着我心中最美好的意象?

几十根烟囱林立在小河的对岸。正是红日初升时分,黑烟肆无忌惮地窜出烟囱口,像摇头摆尾呲牙咧嘴的猛兽,风一吹,弥散成大片黑云,肆虐地将初阳挤兑在黑云的缝隙。旭日,像个哭花了脸的娃娃,被残虐扭曲着。

弟弟站在家门口,面向东方。良久,指着那群烟囱,告诉我:“东北方向那几根,是消毒剂厂;东南方那是炭黑厂、造纸厂、焦化厂……”我分不清他具体所指,只感觉眼前群魔乱舞,在啮咬我的视觉神经和痛感神经。前几年,临县新城搬迁到小河对岸,说是城区搬迁,其实是把所有可能对城区造成污染的工厂从老城迁出,迁到了与我们村子隔河相望的山坡前。突然间,与村子面对面的不再是青山绿水,而是这些代表一个县市经济高速发展的标志——黑烟囱!经济越来越好,烟囱越来越多,黑云越来越厚。那些高唱经济腾飞凯歌的人,那些高擎城区环境治理功劳簿的人,谁人会想,隔岸小村,正在被虐。经济发展之刃,痛切着人性脐带,割断了人本之根。GDP数字之下,是否该加上受虐者数量一栏?!生态文明建设关系到百姓福祉,是福荫子孙万代的善行,是民族的百年大计千年大计。工业滥发展致使生态严重失衡,让绿水青山成为一个渐渐远去的梦,让“宁要绿水青山,不要金山银山”成为口号,成为空谈。

父亲生前曾想把东山变作片片枣林。可他哪知道,单凭他的梦想、有限的生命与一把剪枝刀,如何改变得了东山的悲苦命运!

天黑了,水污了,东山在哭泣。

“常常有种难闻的味儿,没人管啊!这几年,村子里长怪病的多了。哎!”弟弟叹息一声。他那凝重的表情,镌刻着无奈,又何尝不是对渐渐逝去的绿水青山和无辜生命的凭吊!

昔日,当春天乘着东南风悄然到来的时候,年少的我们,会拖曳着八卦风筝,在村子与小河之间那片返青的麦田里,跑啊跑啊,风筝便飞起来了。风筝放飞了我们的心情,放飞了我们的精神,把我们的梦想拽上了蔚蓝的天空,也牵走了我们年少的记忆。那时的我们,喜欢春来,也不惧冬到。东北风,西北风,咂着冰凌,踩着雪地,聆听雪落声。

而此时,家乡黑烟,比霾更浓、更重、更凶。无论东南风,还是东北风,都令人颤栗,惊悚。春夏秋冬,那小山,那小河,那小村,都笼罩在黑云中。炊烟袅袅,氤氲亲情的日子真的远去了,继之而来的,是这黑魔。它无情涂抹着我心中的家乡印记,撕裂了心底的家乡图腾。炊烟之殇,让我近乡情怯。

   “我思恋故乡的……”旋律依旧,优美深沉。可是,那炊烟,那渔火,那青山映在水中的倒影……都像挣断线的风筝,乘风远去,渐渐在视野中杳无,几近幻象。此时,心底滋生出的是痛,是悲哀,更是深深的思恋。
每逢想家的时候,心中跳鱼一般跃动着的,依然是那一串烙在心底的家乡符号:

轻轻的河水。摆尾的鱼。

摇曳的水草。翠绿的竹。

卵石。细沙。芦花。野鸭。

沙滩上的脚印。高远了的天空。

晨曦。晚霞。袅袅炊烟。

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6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